中央苏区的抗日吼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抗日主张及历史启示探讨

文/赖雨亭
内容提要:九一八事变,一场由日本帝国主义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打响后,泱泱中国已处于列强的瓜分、屠宰之下,四万万同胞何去何从,谁来领导一场抵御外侮、共抗外侵的战争?窃据国民党中央政府的蒋介石及其军阀,置民族生死而不顾,签订了一系列卖国求荣协定,勾结日美帝国主义加强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疯狂“围剿”。在受外敌欺辱,内遭奸倿枪炮轰炸危局之下,襁褓中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不惧强敌,第一次披露日军侵华罪行;第一次将日军侵吞中华的阴谋通电全国;第一次发出对日作战宣言;第一次提出统一战线,表现了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的历史使命和大无畏的民族勇气及历史担当。
关键词:中央苏区   抗日主张 历史 启示 探讨
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轨,并裁赃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从此,日本帝国主义继之妄图侵吞我中华全境,把中国变为其独占的殖民地。面对民族危难,国民党反动派则采取割让求和,抓紧清剿中央苏区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而与国民党反动派截然不同主张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共中央苏区局和广大红军指战员,则肩负救国救民的历史责任,树起抗日的民族大旗。
一、揭露侵华罪行,唤醒全民觉悟
当日本侵略者血腥屠刀和坚船利炮屠杀我同胞一开始,刚刚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就广泛利用舆论工具,向全苏区人民和全国同胞揭露其滔天罪行。“日军26日占新民县城,捉拿县长,解下保安队枪械,并向北高台子发炮廿余响,日军守备队六个大队,已集中营口,向西 插进。”“日军仍继续大举东三省增兵,除弘野第八师之一混成旅,已由铃木少将牵抵沈阳外,第二混成旅,亦由18日出发,姬路广岛,各出八联队及飞机大炮,内有轰炸机六架、侦察机十四架,外版之第四师亦奉命动员。”①从开始就对日本加紧侵略中国调集武装力量给予密切关注,昭告天下,并对日本侵略者进犯全程披露:“哈尔滨20日专电,18日日军攻陷齐齐哈尔,今日沿二师团经移设黑垣,省府、财厅、黑龙江官银号、实业厅,均由日军旅团联队占据。”“日军由次日晨二时在齐齐哈尔增兵二千向黑龙江以东的海伦、克山逼近。”“21日,日关东军司令本庄宣称:今日占领齐齐哈尔长春后,日军地位可以於必要迅速出兵哈尔滨。”②在侵吞我东三省后,日军的爪牙又伸向了天津“东京二十日电,日军强占平津一带,藉口保护日侨,增派佐世保之嵯岁、出云、入云军舰,以及第27驱逐舰驰抵天津,各舰已准备完竣,升火待发……”③
日本大举侵华,致使我国东三省和毗邻地区的沿海港口城市相继沦陷或入虎狼之口,“这一滔天罪行,激起全中国人民的声讨风暴,”“十一月二十日电,上海水电、邮务、卷烟纺线等各厂工人已行动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国民党了,一线黄包工会还用欺骗法子来组织工界请愿团,于今日下午6时赴南京请愿……”④面对日本侵华的狼子野心暴行,国民党统治下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民开始了觉醒。
二、将阴谋通电全国,反战风起云涌
昭告帝国主义阴谋,凝聚抗战力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抵御国民党大兵压境的“围剿”中,不惧强敌,沉稳应战,尤其在事关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勇敢地站出来,把一切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昭告天下。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项英在《红色中华》发表《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和推翻国民党的统治》署名文章中指出“国民党和其政府,是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工具,所以自东三省事变以来,即将东三省送给日本,继而自己向国际提议将满州、天津交给英日共管……”使得无能、无责、无耻的国民党当局的嘴脸暴露在全国人民的面前。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共苏区中央局,则对于帝国主义瓜分中国,而国民党政府卖国求荣的事实,通电全国。“全国工人农民兵士学生及一切劳苦民众,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战争更加激烈了,日本占领东三省全部后复向热河进攻,法国占领云南、广西边境,英国出兵康藏,最近日本以武力占领上海,炮轰南京,同时又在中国各海口——汕头、厦门、福州等处武装示威,长江各重要口岸亦在其封锁及占领的计划中,日本占领上海闸北后,英美各国立即调遣大批军舰开往上海,美国在上海的军队已与日本军队接触,帝国主义又在太平洋上大战前哨已经在上海开火了!国民党各派反革命政府只有在复习其投降帝国主义的惯技,甘心接受帝国主义的要求,解散上海抗日救国会,压迫罢工,屠杀反帝国主义国家在大战来解决瓜分中国问题。这明显表示,国民党各派军阀,都是帮助各个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工具。只有中国工农红军,中国工农劳苦群众和不受国民党指挥而选择对国民党的士兵与义勇军才是真正反对一切帝国主义,也只有他们才有与帝国主义作战决心,来求中国民族独立的解放,中国工农红军正在进行消灭国民党军阀的革命战争,在获得新的胜利,红四军团占领黄安、息县六安、进逼黄陂,二军团占领皂市应城,进逼武汉,江西红军已取得信丰、南康进攻赣州,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境内的工农劳苦群众正在狂热举行反帝示威,举行募捐,援助你们反日罢工和一切反帝运动,要知道,只有在苏维埃旗帜之下,我们才可以真正进行反日反美反一切帝国主义和其工具国民党各派政府的斗争!全国的工农劳苦群众们,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号召你们罢工罢课,自动的组织义勇军,自动的武装起来,夺取国民党的武装,直接与帝国主义作战,革命义勇军的战士们和白军的士兵们,你们必须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指挥,扛起苏维埃的红旗,成立工农红军,这样来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来打倒国民党的一切反动政府,来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来反对帝国主义大战,来建立全国民众的苏维埃政权!”⑤
在全面分析中国当下的恶劣形势,号召全国民众团结在苏维埃旗帜下,开展反战反日反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同时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还在《致上海罢工工人的电》中强调:“本政府号召全国苏区工农群众红军战士一致热烈援助上海罢工并举行募捐接济罢工工人,特别号召白区工农兵及一切革命群众与上海工人取一致行动与帝国主义国民党作坚决斗争。”充分表达了中华苏维埃政府对大局的把握和对上海工人的声援。
中国共产党苏区中央局,也在全面分析中国已处于各帝国主义的瓜分、占领、陈兵的危机之中,而日本帝国主义又正着手进攻苏联,促使战争的阴霾四起,在此背景下敬告全国:“而首当其害的是中国”。中共苏区中央局在给全国的通电中指出,国民党软弱无能,拒不抵抗,且与美英帝国主义勾结,镇压罢工工人,学生,致使中国处于死亡的边缘,在危难面前,中央局号召“只有全国的被压迫民众才是反帝国主义的,只有中国工农红军不受国民党领导的义勇军才是不受帝国主义指挥,有决心与帝国主义作战以求中国的独立自由解放的,与全国工农群众一道只有坚决的站在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与苏区广大群众和红军积极向外发展的革命战争相结合,才更有力量有领导的进行反日反帝反国民党的残酷斗争。”中共中央苏区局进一步号召全国广大民众:“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坚决扩大罢工、农民灾民发展战争和骚动,士兵到红军中来,学生继续罢课,一切被压迫民众革命起来……使苏区非苏区革命炮火连接起来,一致向我们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反动派进攻,以革命的战争消灭世界大战和压迫中国民众的反革命战争,以争取苏维埃革命在全中国的胜利。”⑥在中央苏区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苏区中央局向全国发出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主张外,全总苏区执行局也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国工人同胞们行动起来反击帝国主义的统治。一时,中央苏区成为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强有力的心脏。
一石激起千层浪,强力唤起千万兵。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和中共苏区中央局相继向全国工人、农民、学生、士兵揭露日美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阴谋后,在全国掀起反日美帝国主义的风暴。“汕头学生捣毁通日的抗日会和国民党党部,他们指出抗日会不但不去抗日,不但不去抵制日货,而且允许日货自由销货,因此学生以组织新抗日会,但国民党党部不允许学生参加,市府不准学生游行示威,敢于反抗的数千人,冒雨在中山路集会,并包围外马路抗日会,捣毁其全部用品。⑦”此外中央苏区全境以及厦门、上海、天津、哈尔滨也进一步的暴发反日反英美帝国主义的怒潮。
三、宣言震天撼地,将士勇往直前
1932年3月间,刚成立不久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一方面在完善国家机关的机构组建,制订国家大政方针,忙于开展土地革命、党的建设、政权建设和武装斗争中,准备反击国民党对我中央苏区更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而另一方面更以民族担当,关注国际国内时局变化。此时国民党政府则向日、美、英帝国主义求和,再次与日本签订将上海归于其管辖的卖国协议,大大助长其吞并中国的野心,继续在东北、华北、华东广大地区大肆屠杀同胞、攻城略地,盗窃我资源,血成河,民涂炭,山河溃败。面对如此残酷现实,身处国民党大兵包围之中的中国共产党人及其领导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广大红军指战员,大片红色区域的全体民众,万众一心,勇往直前,向全国四万万同胞,发出对日作战吼声,汇聚民族决心和意志,护我河山。
1、对日战争宣言。1932年4月中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红色中华》上发表抗日宣言:“日本帝国主义,自去年九一八以武力强占中国东三省后,继续用海陆空占据上海嘉定各地,侵扰沿海沿长江各埠,用飞机大炮屠杀中国人民,焚烧中国房屋,在东北及淞沪等地,被害的不可数计,这种愤然和摧残,现在仍在继续发展,反动的国民党政府与各派军阀,并其投降帝国主义的惯技,接连的将东北三省和淞泸各地奉送于日本帝国主义,任其随意屠杀中国人民,现更已和平谈判,实行出卖整个中国,促进各帝国主义迅速瓜分中国,对于全国的反日反帝的革命运动,则尽其压迫之所能,解散反日团体,压迫反日罢工,屠杀反日群众,强迫自动对日作战之淞沪兵士和民众的义勇军撤退,用机枪扫射抗拒撤退命令之十九路军的英勇兵士,以表示其对于帝国主义的忠诚。国民党及其各派军阀,他们不但不能而且早已不愿真正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实行民族革命战争,他们只能依靠某一派帝国主义反对另一派帝国主义,企图挑起世界大战,以便帝国主义强盗在大战中来解决瓜分中国问题。现在中国苏维埃区域早已脱离帝国主义羁绊,而国民党军阀则宁肯将东三省上海及整个中国送给帝国主义,对于真能实行民族革命战争之中国工农红军,则不断以其最大的军力来进攻,企图消灭苏维埃政权和工农红军,这充分显示国民党政府和其各派军阀的一切欺骗,无非想掩盖其出卖中国,污辱中国民族的行为,实际都是帝国主义直接压迫中国民族革命运动的工具,是中国民族革命战争的障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特正式宣布对日战争,领导全中国工农红军和广大被压迫民众,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以求中华民族彻底的解放和独立。”
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向全国工农兵及一切被压迫民众宣言:“要真正实行民族革命战争,直接与帝国主义作战……在苏维埃的旗帜下,一致起来,积极的参加和进行革命战争,在白区各地自动武装起来,……建立全国民众的苏维埃政权,成立工农红军,联合全世界和无产阶级与被压迫民族与苏维埃,来实行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彻底争得中华民族真正的独立解放。”⑧
也在同一天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还就对日宣战向全世界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正式宣言,彻底亮明中华苏维埃共和临时中央政府和广大红军指战员及全体苏区民众的抗日主张,并号召全世界一切被压迫民族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之战,支持一切被压迫民族为求民族独立、自由、解放的民族战争。与此同时,临时中央政府发布文告《关于动员对日宣战的训令》,与宣言互为统一,从政府宣言、政党主张到动员全国民众的行动指南,强调“只有全国工农劳苦群众,才是真正反帝国主义的力量;只有苏维埃红军,才真对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民族革命战争。”⑨
2、拥护正义之声。从古至今,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当中国人民在蒙受外侵,残遭杀戮,当中华民族面临列强瓜分的危紧关头,世界上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民族,不分种族和肤色,都会发出正义的声援之声,也必将唤起民族血性的抗争。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向全国人民发出对日宣战的檄文后,当即得到共产国际西欧局赤色职工国际驻欧秘书处的声援,并发出共同宣言:“保护中国革命。日本夺取了满州,正在扩大它的武装占领,南京国民党政府将偌大的地方,拱手让给日本帝国主义毫不抵抗……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这一阴谋,迫在眉睫……一切国家的无产阶级,全世界的工人们,现在是你们履行的时候来了,你们必须剿灭那些盗匪……中国共产党,你们是个被压迫民族反对压迫中的先锋,你们已经树起了苏维埃的旗帜,成立了勇敢的红军,你们必须领导起几百万劳苦群众来作瓜分的斗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强盗们!中国完全独立万岁!中国苏维埃红军万岁!”⑩1933年2月,远在美国芝加哥的大批群众也举行大示威,包围日本领事署,用石头与警察发生冲突,并高呼“不许侵犯中国。”⑾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日作战宣言,不仅在国际社会中得到广泛支持,尤其在国内,抗战呼声,从大江南北到长城内外,此起彼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也发出号召:“全中国的民众们!我们是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我们只有一致起来,我们才能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以及其他的帝国主义与国民党联合进攻,必须毫不犹豫的实行罢工罢课罢岗,必须每一个人迅速的自动武装起来……”⑿。时为红色中华报社总编辑的王观澜,也抓住即将到来的五一,提笔发表社论,拥护中央政府对日宣战。处于红色心脏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分别于1932年5月和6月,通过工农兵代表大会决议的形式,向中央政府发出拥护对日宣战之声。此外,鄂豫皖苏区、琼崖苏区、湘赣苏区、湘鄂赣苏区等十三个中央红色区域的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各种决议,支持临时中央政府对日作战宣言,表达了人民的正义之声。
3、将士赴汤蹈火。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对日作战宣言发出后,中华儿女以不愿做奴隶的意志,把血肉之躯筑成新长城的气慨,从各个地区举旗抗日。“1932年10月13日北平反日义勇军已同黑龙江义勇军联络,举旗挺进东北,向黑垣形成包围之势”,“次日根据哈尔滨日军所公布情报,满州最近之战争中,义勇军使用小钢炮甚为得力,九、十两日死日军一百一十一人,伤二百四十四人,倘义军军火充足,日军较为不利去。”“北平十一日电,义勇军二千余人,十五日拂晓占领朝关镇,并将车站邮费电报局焚毁,日军千余名由海龙调往救援,激战一日夜,日军败退,义勇军追击,即刻朝县城占领,沈海路完全不平。”⒀……全国义勇军从各个战场上横刀立马,抗击日本侵略者。
中国工农红军作为抗日的主力,也利用第四次反围剿之间的间隙分别在各个中央苏区向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国民党军队发起攻击。(1)“鄂红军一部五千余人,向秀山西 阳彭水县进攻,以此为据点向四川发展,连获川东之黔江,严重威胁日军颂石柱郡,所驻日本四、五千人,恐慌万分,红军到处皆得工农劳苦群众积极拥护,现红军扩大到二万余人,声势浩大;”(2)“红军之由鄂西北攻入陕西省,已浩荡攻至陕南汉中,即南郊一带;……”(3)“赣东北红军在余干、贵溪、乐平、万年、德兴等处,有极大发展,攻克许多城镇,开展土地革命……”(4)进入1933年以后,红军更是捷报频传。“六日,前方电:我红军于五日追敌过鑫溪,包围敌军第五师之一旅,至六日将其全部解决,……至十四日,赣东南战场连歼敌两个师共八千余人。”⒂此外,红四军也积极向川北发展,击溃田颂尧部二师,取得巴川西一带的胜利,尤其在第四次反围剿中,我军于1933年2月从28日起至29日两天在乐安与宜黄之间全歼敌五十二师五十九师,敌新编五军,夺获步枪万余支,短枪五六百支,迫击炮四十五门,子弹数百万发,轻重机枪三四百支,活捉敌师师长2人。⒃
红军指战员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的指挥下,历经无数战役,击溃国民党的数次“围剿”,使中央革命根据地日益扩展,红军日益壮大。但由于“左倾”错误的领导,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致使中央苏区蒙受前所未有的损失。在此面前,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仍然不忘记抗日初心,于1934年7月5日派出抗日先遣队6000余人,由红军第7军团长寻淮州、政委乐少华带队从瑞金出发,经福建长汀、大田、龙溪、水口,直逼福州近郊,宣传抗日主张,扩大红军和共产党的影响,于11月18日进入开化、遂安、衢县、常山之间的活动,创建皖浙边新根据地,几经周折,抗日先遣队虽遭受重创,不得不转入抗日游击战争,但浴血沙场的红军将士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日作战宣言的号召下所表现出中华儿女誓死保卫我河山的英雄气慨,日月可鉴。
四、抗日主张的历史启示
启示之一:担当民族大任,唤醒工农千百万。襁褓中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羽翼未丰,且四面受敌于国民党,但当中华民族蒙受列强瓜分,生灵遭受涂炭、山河破碎的危难面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临时中央政府敢于亮剑,救民族危难为己任,喊出铿锵誓言,这与貌似强大的国民党政府置民族生死存亡于不顾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正是有了临时中央政府的对日作战宣言,处于挣扎之中的四万万同胞,才有了主心骨,心中沉积的怒火,得以喷涌而出,抗日情感得以迸发,在日占区有无数爱国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加入到抗日队伍中,汇成中华民族抗战洪流,直冲日帝国主义。因此,而有了以后长达十四年的全民抗日斗争。
启示之二:首提统一战线,擎起民族抗战大旗。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在内剿外侵的恶劣环境中,审时度势,实事求是地面对抗战形势,由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焘和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的名义向全国民众发出宣言“在下列条件下,中国工农红军准备与任何武装订立停战协议,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1)立即停止进攻苏维埃区域;(2)立即武装民众创立武装义勇军,以保卫中国及争取中国的独立统一与领土完整。我们要求中国民众及士兵,拥护这个号召,进行联合一致的民族革命战争,争取中国的独立统一与领土的完整,将反对日本及一切帝国主义的斗争与反对帝国主义的走狗国民党军阀的卖国投降的斗争。联合起来,开展武装人民革命战争,反对日本及一切帝国主义。”⒄宣言第一次以统一战线的面貌出现,将国内阶级矛盾转化为全民族与外侵略民族的矛盾,这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摒弃政党间的斗争,以求民族大义为己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抗战的大旗下聚义,这一主张,为日后国共合作和解决“西安事变”提供了政策方向支撑。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的领袖们在日后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实践中的理论基石。
启示之三:突破重重围堵,目标直指抗日前沿。1934年10月10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被迫转移,在遭受国民党围追堵截,忍受人间难以承受的饥赛交迫下,爬雪山,过草地,经过艰难险阻,到达陕北,而在此过程中,红军中有极少数将领存在放弃北上、南下或在湘西和广西建立根据地与国民党拼个你死我活的倾向,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临时中央政府则咬住抗日目标不放松,直指北上抗日最前沿,坚决拒日军于国门之外,经过一、二次国共合作,最终将日本帝国主义驱逐出中国,完成抗战大业。
注释:
①《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中国的加紧》《红色中华》报1931年12月11日第一版;
②《日本帝国主义又不占据黑龙江》《红色中华》报1931年12月18日第二版;
③《日本帝国主义布置天津机场》《红色中华报》1931年12月18日第三版;
④《红色中华》报1931年12月28日第四版;
⑤《临时中央政府为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与帝国国主义战争致全国的通电》《红色中华》报,1932年2月3日第一版头条;
⑥《中国共产党苏区中央局致全国的通电》《红色中华》报1932年2月3日第二版头条;
⑦《汕头学生倒毁通日的抗日会和国民党党部》《红色中华》报1932年1月13日三版;
⑧《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宣布对日战争宣言》《红色中华》报1932年4月21日一版头条;
⑨《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关于动员对日宣战的训令》《红色中华》报1932年4月21日五、六版;
⑩《红色中华》报,1932年4月21日八版;
⑾《不许侵犯中国》《红色中华》报1933年12月4日三版;
⑿《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武装保卫革命告全国民众》《红色中华》报1932年4月28日六版;
⒀《红色中华》报1932年10月16日四版;
⒁《红军发展》《红色中华》报1932年12月19日一版;
⒂《一九三三开始伟大胜利两次》《红色中华》报1933年1月14日一版;
⒃《我红军空前光荣伟大的胜利》《红色中华》报1933年3月6日一版;
⒄《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宣言》《红色中华》报1933年1月28日一版。